三毫米,应该有概念的,可当时没有领会

时间:2015-11-12 10:5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围观:字体://

夜里到教室,小师傅尖叫过几声的,我知道,这是因为我的头发。下午下班时有同事说我的头发太“龙”了。回家照过镜子,我的头发有点“潮”。唉,怎么给的头发理成这个样子呢。头发给弄成圆台似的,左右两侧差不是整成绝壁状。摸过后壁,头发可以当板刷用的,是留的头发太短,与两侧一个样。头顶一块留得长一些,有一公分多,可与四周严重不协调,是绝壁上的一块草原。
   头发的事,我向来简单,理发给我理成什么就是什么,从来没有要求什么理什么发型。理发师说我的头型只能是理平头好看一些。我也弄不清什么是平头,理发师就什么就是什么。中午去理发,我提建议了,是不能再剃短一些,两个星期不到就要理一发,费钱费时。其实侧重点是费钱,理发师是按次数收钱的。费时谈不上,一次理发,十来分钟就能搞定。理发师就可以了,能不能接受只留三毫米长的头发。想短只能接受。理发师找出模子套在电动理发剪上,三下五除二就把四周的头发给攻了下来。

   三毫米,应该有概念的,可当时没有领会。三毫米的头发,皮肤的颜色都能看出来的。理发不能戴眼镜,看不清理发师的操作。其实看清也没有什么用,一剪下来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。理发师的嘴也多,说什么人一个月www.tengbo588.com要理三月发的,我这个头发,可以一个月不用来了。言下之意,是我有点抠门。我也回了一句,我这个年纪,不用讲究发型了。我的不用讲究发型,或许成了理发艺术创作的依据。我的头发严格起来是属于怪发了。既然成了事实,只能待头发再生了。受点嘲笑是自然的,硬着头皮吧。

   中午游泳回来时间已近一点钟了,出门时吃过两个月饼,可月饼只能算是点心,迟一点中饭还得吃的。想到吃大排面,去了老地方。饭后问有没有涨价,说涨一元钱。放在桌上的十元钱不够了,只好又掏出五元让老板找零。从饭店里出来拐进边上的理发店,我又得付理发的钱了。这个地方的理发费是十元钱,不知有没有涨价。现在的十元是基本消费单位。想到省钱,我要把两个星期理一次发改为一个月理一发,你怎么涨价都顶不了我的办法。理好头发,问涨价了没有,说没有涨价,还是十元。好呀,我这里理发相当于五元钱一次。

       省钱就是好,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。

相关标签:www.tengbo58(1)
相关文章: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Baidu